利博官网

您的位置:利博官网 > 利博官网 >
最新更新

主副驾驶自动调节

时间:2018-08-05 11:42来源:未知 点击:

  导读:合肥出现了一家大排量重型机车喜庆车队,价值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高档摩托机车专门为新人迎亲开道。这个车队共有50余辆重型摩托车,最贵车辆为38万元的宝马,是合肥甚至有可能是全国首家豪华机车喜庆车队。

  2013年底,合肥出现了一家大排量重型机车喜庆车队,价值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高档摩托机车专门为新人迎亲开道。这个车队共有50余辆重型摩托车,最贵车辆为38万元的宝马,是合肥甚至有可能是全国首家豪华机车喜庆车队。

  马路上,经常能看到一两辆高档摩托车从身边疾驰而过。可您见过由十几辆甚至五十多辆这种高档豪华摩托机车组成的迎亲车队吗?如今,如果新人们喜欢这种高回头率的迎亲方式,也不是难事,因为豪华机车喜庆车队已经在合肥诞生。

  该车队所属的公司法人刘先生介绍,车队共有50多名车友,每人都有一辆排量在600cc的大排量重型机车。车子的类型有三种,适合坐直了在街头骑行的街车、像赛车一样需要趴在车上的趴赛以及适合旅行,驾驶舒适的宝马。而机车的价格从三四万元到十几万元乃至几十万元的都有,例如最贵的车子是一辆价值38万元的宝马。

  “车友们因车结缘,大家都有一个赛车梦、明星梦,所以2013年底,我们成立了铁骑梦喜庆车队。”刘先生说,平日里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玩机车纯属兴趣。在成立之前,大家也帮身边的朋友或者车友本人迎过亲,但都是友情赞助,不收任何费用。

  成立公司后,一辆车子的租金是400元钱,比一般租车稍微便宜些。如果是价格更贵的车子,出场费也会相应增加。像宝马车,租金在1000元左右。

  2月11日,记者见到了刘先生车队一辆刚买2个月的新车。是一辆从上海代购来的,10.5万元的街车,不含改装的两万元。由于国内买不到这类车子和配件,该车的排气管是托朋友从洛杉矶发回来的,花了6500元。一根约10厘米长的防摔棒来自德国,花费同样是几千元。

  为了保障行车安全,这辆车子配的头盔3000元,材质超轻且硬度高,“渣土车从上面压过都不坏”;骑行服,胳膊和后背都有护具,晚上还能反光,安全系数较高。另外,还有手套、护膝等装备,加起来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租金400元,公司抽取一半,车友们一趟下来也就挣了一个星期的油钱。”刘先生坦言,玩机车和单反一样,同样是烧钱游戏,虽然有人家庭条件不错,但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支持,组建公司能减轻一些车友的负担,同时还能经常见面交流分享。

  贾跃亭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不实现造车梦就不会回国。但是,造车不是做手机或者电视,资金和技术上都有着很大的壁垒。据了解,法拉第未来原定于2018年年底向车主交付量产车辆。但是,从目前的进度来看,能否按时交付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截至目前,公司也已运作了四五笔生意,一般出动6到8辆车子。一边三辆或者四辆,将新人的婚车包围其中,像是开道也像护驾。

  车友们在闲暇之余,在跑长途中,会训练多套队形。每次迎亲,其他车子都要根据带队队长的手势,随时变换队形。

  选择机车迎亲队的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追求个性、喜欢时尚的婚礼记忆。据了解,2月15日,有一位汪先生已经预定了6辆机车迎亲。之所以是6辆,刘先生说,这是他们为顾客建议的,如果机车太多,则会影响拍摄婚车,也不利于交通。

  口碑 配置丰富,空间大,空调制冷制热都挺快的,外观也耐看,主副驾驶自动调节,自动驻车,后视镜折叠,是我比较满意的地方,后备箱的话,单身狗一条,也没啥要装的到是无所谓,眼镜盒挺方便的,西藏这边太阳大,经常用的到,还有就是四个玻璃窗都是自动的,这挺好的,很方便,座椅加热还没用,毕竟还没到冬天,动力方面,说真的,很平顺,没有那种爆发性的推背感,但是也够用,提车回去的路上也彪了150,感觉也还可以,还有就是杯盒挺方便的,大罐小罐饮料都能放的很稳,照我说,车子性能肯定是够用的,谁也不是买了拿去当飞机开,关键在于皮不皮实了,时间才能检验这一切

  自从2008年,合肥市就全面“限摩”,这些机车在路上跑会不会被交警处罚呢?刘先生直言,他们的车子分为两种。只有有牌照的车辆才能参加迎亲,没有牌照的车子主要负责展示,例如参加公司的开业典礼、项目的奠基仪式。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非常看好机车迎亲队伍的未来,这不仅是新颖有个性,也不是价格原因,我自己结婚也请了车友帮忙。”和刘先生的交谈中,他说起了2012年他自己结婚的故事。当时,他不仅请了四个轮子的车队,还找来了6个车友组成了机车迎亲队。从长丰到合肥,一路上都是拿手机拍照的路人,超高的回头率让妻子觉得特别有面子。

  现在,他们车子骑到哪里,都有一群年轻人向他们要联系方式,希望将来自己办婚礼时也能请他们帮忙。

  1989年出生的刘玄,2011年8月份有了第一辆趴赛机车。当初花了近四万块,这个价格的机车只能算初级水平,2013年1月份,他换买了一辆十万多元的街车。让记者惊讶的是,买这辆车子的钱是他卖掉才买了两个星期的小汽车而来。

  面对记者的惊讶,刘玄一脸淡定,他说当时正好看上了这辆街车,等不及慢慢攒钱,便卖掉了9万元买的小汽车。据他说,像他这样卖掉汽车买摩托车的在他们车友圈大有人在。

  “摩托车不怕堵车,上下班很方便。”如今,他上下班都骑着摩托车,虽然不担心堵车,但油耗加保养需要近2000元钱。

  记者留意到,刘玄的微信头像是一位骑着机车的美女女友。当初,他的机车被朋友借去拍照,车模便是现在的女友,两人正是因车结缘。

  朱鹏昊在车友中算年龄小的。1990年出生的他还是一名在韩国留学的大学生。身材高大,五官清秀,帅气有如韩剧里的男一号。由于在韩国经常看到骑着这类机车的年轻人,他也逐渐喜欢上了机车。但作为一名学生,除了家人的资助外,他没有足够的钱来买心爱的机车。于是,他不仅在韩国边读书边兼职打工,回国的寒假期间,也到一家单位实习挣钱。

  据日经新闻报道,日本金融厅计划针对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网发出警告,要求其停止在日本营业,因其未在当地注册。(来源:新浪科技)

  喜欢这类大型摩托车的车友,多多少少身上都有一些伤疤。小朱同学也不例外,由于夏天排气管温度过高,他的腿不小心碰上去,烫伤一大块。